求解"格兰仕们"的烦恼

作者:admin  阅读:  

     4月14日凌晨,格兰仕中山工厂发生员工聚集事件,因一个宿舍的音响声大,而导致矛盾冲突,近200名员工在南厂区员工宿舍区内聚集起哄。以上只是珠三角劳动密集型产业劳资关系趋紧的一个缩影。 
  最近,家电业内发生多起工厂与员工之间的纷争,一定程度上折射了过往靠“大规模生产、低成本”取胜的中国家电行业,正处于向“高附加值、高效率”模式转型的压力过程中。 
  劳资关系趋紧 
  2014年4月15日,针对网上关于格兰仕中山工厂员工因不满工资低而打砸工厂的传闻,格兰仕进行了澄清。据“情况说明”,4月14日凌晨,格兰仕中山厂区几名新员工周末晚饭后喝酒,酒后在宿舍起哄,并开大音响影响到其他员工休息,导致近200名员工在中山南厂区员工宿舍区内聚集起哄。 
  “说明”还称,闹事员工极少,真正打砸的仅有几名员工。闹事员工仅对厂区内的自动贩卖机、小卖部设施等进行打砸。事件中无任何人员损伤。格兰仕采取柔性处理办法,通过与员工恳谈对话的方式在凌晨5点左右平息事态。4月14日早上七点半,整个格兰仕中山厂区的生产生活完全恢复正常。 
  不只全球最大的微波炉生产商格兰仕,最近,全球最大的家用空调生产商格力,也陷于舆论旋涡,被传克扣部分员工奖金以及向员工摊派销售晶弘冰箱、净水器、空气净化器等。当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求证此事时,一位格力内部人士对此没有给予正面回答。 
  另一巨头美的也“沾边”。据《信息时报》报道,上周位于顺德北滘镇的美的生活电器事业部某厂区发生600名员工消极怠工事件,疑因工人工资突然缩水上千元而起。美的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此事因部分前员工闹事而起,目前已恢复生产。 
  据美的方面通报,此事是部分曾经被美的集团处分而辞职的人煽动引起。由于部分员工对工资薪酬存在疑问,美的生活电器事业部第一时间与员工进行沟通,并提出了解决方案。目前方案已经获得员工认可,员工情绪稳定,工厂生产正常运转。 
  业内人士认为,随着“90后”的劳工进入工厂,他们的成长经历、生活环境与上一辈的农民工不同,因而更富个性;加上中国的家电业已经进入增长放缓的“瓶颈期”,人工、土地等成本压力陡增,难免出现劳资纷争。 
  销售额下降 
  最近几年,中国微波炉市场已经出现下滑态势。北京中怡康市场研究公司副总经理彭煜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据中怡康监测的数据,2011年,国内微波炉销售额同比下降2.8%,销量同比下降10%;2012年,国内微波炉销售额同比下降5.9%,销量同比下降11.7%。 
  2013年年初,受节能惠民政策刺激的连带作用影响(微波炉不属节能补贴家电产品),国内微波炉市场回暖。2013年1到2月,国内微波炉销售额同比增长6.1%,销售量同比增长10.7%;2013年全年,国内微波炉销售额同比下跌2.3%,销量同比增长2.3%。 
  但是,今年年初市场又出现下滑。2014年1~2月,国内微波炉销售额同比下降14%,销量同比下降13.9%。“今年总体改变不了下降的态势。”彭煜说。 
  目前,格兰仕和美的共占国内微波炉市场94%的份额。今年1~2月,格兰仕的份额49.6%,美的的份额44.2%。彭煜分析说,从2011、2012年销售额降幅低于销量降幅来看,两巨头用了“新玩法”,提升品质和单品价格,不打价格战,但是2013年又有些回到老路上去了。 
  面对难以打破的成长“天花板”,格兰仕微波炉国内营销的“舵手”最近几年频繁更换。中国销售公司总经理梁红生离开了,2012年底,其接任者赵静也“休息”了。一位接近格兰仕业内人士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去年格兰仕微波炉国内销售负增长,格兰仕创始人、董事长梁庆德今年又把赵静“请回来”。 
  去年10月,格兰仕总裁梁昭贤带领团队,深入浙江市场寻找“破题”的答案。前后四天,长途奔袭,从义乌到杭州,从杭州到常熟,从常熟到南通,从南通到盐城,从盐城到连云港,从连云港到扬州,再从扬州到南京。梁昭贤发现,乡镇市场,空间还很巨大。 
  在苦寻市场空间的同时,劳工短缺问题一直困扰着这家曾被誉为“世界工厂”的企业。 
  此前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去顺德做家电业转型的调查时,在格兰仕顺德微波炉工厂大门口看到,一群群下班的工人走出厂门,一辆辆载着晚班工人的厂车开入灯火通明的厂区,装满货物的大卡车整装待发。厂门旁边竖着招工展板,工人月薪2000~3000多元不等。 
  当晚,一位放工后在大排档吃快餐的格兰仕工人小刘告诉本报记者,他月薪3000元,与2011年差不多。他一个月吃住花销至少要1000元。这里生产两班倒,白班、晚班都要工作约10小时,一个月只休息一天。他计划再干一两年,就回广西老家开车。 
  为了稳定工人队伍,格兰仕2013年全力推行“全员技工化”的制度,对工人进行培训、考试,给技术工人评定专业和等级,提高熟练工人的待遇。截至去年9月,首批获得四级、五级技工认证的格兰仕产业工人已超过2万人次。 
  尽管如此,上述接近格兰仕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“今年招工难,一年比一年难”。他对记者说:“劳资纷争是普遍现象,炒作格兰仕(中山工厂员工聚集事件)没意义”。 
  据这位人士介绍,今年招工难,不少工厂开出高条件。但是,当工人进入车间,由于企业绩效、考核等因素,会出现达不到承诺条件的情况。这种现象在顺德、东莞的工厂都有。 
  成本增加 价格走低 
  格兰仕最近几年一直在探索转型的路径,提高产品附加值、提高生产效率是必经之路。 
  去年11月,梁昭贤带领团队,赴韩国考察,还拜访了东部大宇电子公司总部。随后,格兰仕与大宇结为战略合作伙伴。据格兰仕内部人士介绍,双方合作主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大宇向格兰仕提供提高生产效率的经验;二是双方在高端的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产品上合作,发挥大宇的技术优势和格兰仕的规模产能优势;三是双方在开拓中国国内市场上进行合作。 
  梁昭贤当时还发表了《格兰仕韩国宣言》,以示带领公司变革转型的决心。他说:“韩国企业在规模、产业布局、科学管理、精益生产、技术研发、营运、售后、品牌等各方面都值得大家学习。我们要带着问题找差距,找办法,形成我们的方案。” 
  今年3月28日,格兰仕在生活电器年会上透露,已投资30亿元升级生产线。在格兰仕微波炉全新的自动化工厂可实现1秒钟生产1台微波炉,其微波炉总装车间的单线人均效率比传统生产线提升62%。与此同时,中山新厂还拥有微波炉研发中心和微波美食烹饪实验室。 
  梁昭贤在年会上说,“今年是格兰仕的转型元年”。格兰仕要从微波炉向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等延伸,做全白电的综合供应商;与此同时,格兰仕要从“物美价廉”走向“科技时尚”。 
  这种转型的压力,不只格兰仕,格力、美的等白电巨头也面临。“家电下乡”政策退出后,国内家电市场的增长迅速放缓,已经突破千亿规模、正行驶在高速扩张路上的美的集团“紧急刹车”,推行“战略转型”。 
  去年,这场以“技术创新、提升效率、国际化”为主轴的战略转型初见成效,美的集团的营业收入超过1200亿元,净利润增速高于收入增速。而且,近年,美的也大力推动生产线的自动化改造,提高熟练工人待遇。但从近日美的生活电器北滘工厂的事件看,转型是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,不会一蹴而就。 
  一直是资本市场宠儿的格力也有压力。前年,首次突破千亿规模之后,格力电器(000651.SZ)又提出了更高的目标,力争五年内翻番、做到2000亿元。2013年,格力电器收入1200亿元,净利润、税收各有100亿。格力电器提出,今年再增200亿。但是,格力在国内家用空调市场的占有率已经高达40%,“天花板”已经隐现,相关多元化发展势在必行,而新品类、新渠道扩展需要时间。 
  长年跟踪空调业的奥维咨询助理总裁张彦斌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2014年一季度的国内空调市场情况不好,出现下滑。他提醒说:“格力不能在行业平稳期,用成长期的手法来操作,否则很容易出问题。” 
  彭煜认为,今年中国家电业还面临向互联网转型的难题。硬件不断智能化,价格随着电商渠道占比提升日益透明化。“产品优化带来成本增加,同时价格却有走低的压力,两者形成矛盾”。企业的应对之道,就是成本控制,上游原材料价格、员工收入也会受到挤压。 
  他建议,产品和营收今后会分离,这需要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。“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同时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互联网带来了机会和挑战,今年中国家电业智能化的浪潮如火如荼。适应者获得新生,否则以单纯制造为主的企业将在这波互联网转型中‘倒下一批’。”